话说碑林

 

石语

 

周俊杰

中国著名书法家、理论家

 

      石头会说话么?这大概是一个小学生都会回答的问题:石头怎么会说话呢?宋代诗人陆游《咏石》诗有句云:“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大诗人也认为尽管石头“最可人”,但也“不能言”。而我却认为,石头在人类历史上不仅“能言”,且有着最美、最深奥、最独特的语言:你领略过秦李斯《峄山刻石》、汉代《礼器碑》、《石门颂》、《张迁碑》的神韵么?你欣赏过古希腊雕塑《抛铁饼者》、《维纳斯》、《胜利女神》的风采么?那东西方的人类艺术杰作均以石头为材质,向人们倾诉了深刻的思想、最具学术价值和艺术性的语言。石头,一直是人们藉以宣泄感情、记录历史、表现艺术之美的载体。当我们漫游于中外艺术史时,会被多种“石语”所感动、所震惊。

 

      如果在中国看到众多的“石语”碑刻,人们会习以为常,因为以汉字为载体的刻石当以万千计,然而在我们通常称之为“南洋”即马来西亚看到数以百计的汉文字刻石时,恐怕会吃惊甚至会被震撼的吧!

 

      马来西亚被人们简称为“大马”,那是个阳光灿烂、山清水秀、整个国土被热带植物覆盖的美丽的国家,就在离首都约60公里外的丛山之间,近三年来悄悄立起由一块块不同形状、不同质地的石碑组成的石林,它们分布在一群古典建筑旁小河边的草坡之上,高低长短,错错落落。在进入石林的大门口,矗立着一块巨型石碑,上刻着由笔者所书写的“中华人文碑林”六个金色隶书大字。依河而立的一百多方石碑,均刻满了汉文字,其内容依次为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小篆、隶书、行书、草书、楷书等,它们是中国历史上各时期的书法代表之作。当你依次漫步在小河边的石林时,就仿佛听到它们在讲述着一部中华民族灿烂的文明史和书法史:甲骨文的爽健、金文的沉郁、小篆的典雅、隶书的淳厚、行书的放达、草书的狂飙、楷书的规范,那耳熟能详的书史名作,以其特有的艺术语言向人们展现着中国人们的聪慧,它们似乎在说:巴比伦、埃及、印度、玛雅人几大古老文明,不正是由于其早期文字不能与历史的车轮、社会的进步同步发展从而出现了文化断层的吗!而中华五千年的文明正是藉以汉文字的无穷变化和与社会紧密联系的造字规律而延续了数千年,这正是中华民族对人类作出的重大贡献并可引以为骄傲的关捩之处。

 

 

      我漫步在小河边,细细地品味每块刻石,想,如果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碑林也许并非罕见,但它却建在数千公里之外南洋就极其难能可贵了。它是由爱国华侨拿督邝汉光捐助合四千万人民币的巨款、由曾任大马文化部副部长拿督胡亚桥所领导的设计策划、专家等数十位艺术指导以及广大爱国华侨共同努力所建造的。我将耳朵和脸庞贴在每块刻石上,仿佛听到了中华文化血脉的流淌,能触摸到了大马华侨那颗颗火热的心跳荡,我觉得它们是会说话的,是有自己特殊语言的,它们应该是向我述说着对祖国浓烈的情感,那是诗一般的直入肺腑的心语,我禁不住掉下了泪水,一任其流下并不抹去,就这样,面对那些早已烂熟于胸中的旷世名作,我留恋了数个小时,直到乘车离去,直到回到宾馆,直到我掂起了这支笔写下了“石语”二字,那厚重而优美的石语还在耳边萦绕着、萦绕着……

 

Back to top

访客留言

导览图

相關網頁

聚仙楼
桃源古鎮
圓滿契約

新闻